快捷导航
 
生日缘
VIEW CONTENTS
海纳百客 主页 美文 友情著作 查看内容

生日缘

2016-9-28 03:33| 发布者: seausun| 查看: 267| 评论: 1|原作者: 孤忧草|来自: 网络摘抄
摘要:   那一晚,我和她相约在露水沾湿的台阶上。望着那透明过梧桐树升起的月亮,天真的成了碧海,白苍苍的九月天,望得人心有点寒,可我此时心很熟,没一点寒意,我知道在我身边坐着一个她。  有人说,月是冷的。既然 ...
  那一晚,我和她相约在露水沾湿的台阶上。望着那透明过梧桐树升起的月亮,天真的成了碧海,白苍苍的九月天,望得人心有点寒,可我此时心很熟,没一点寒意,我知道在我身边坐着一个她。
  有人说,月是冷的。既然是冰冷的,我们不如把它一起拥抱,至少这残秋不会因这月色的冰而显得凄凉。啊,离枝的叶掌儿悄然落下,悉声哀叹着,偶尔听见天空洒落的雁声,鼻尖不由酸楚起来——今晚有她陪我过生日!
  也许是我太渺小,太平凡的缘故。我从来没有把自己的生日放在心上,也很少有人为我庆贺什么。想到这些,我伤感几分。小时候,常常把这天当做最快乐的一天,“我,又长大了一岁”。可如今长大了,便把这天当做最痛苦的一天。眼看岁月沧桑流逝,总觉得自己又虚度了一年,不由黯然伤感。
  而那个晚上,我做梦也没有想到她会主动约我去,说是为我庆贺生日。为此,我也感到很迷茫。那晚,天气比较清凉,还带着一丝寒气。可那轮月儿总是羞答答地没有爬上,我和她坐得很近,悄悄地可听到她那低低的喘气声。那晚她很美,像个天仙子一般地穿一件白色的连身裙,肩上还挂着一条粉红色的夹克,飘逸的头发散在肩上。从她那身上散发一缕缕淡淡的香味,这使我陶醉几分。
  起始,我俩没有说话,她只是把头低下,手捡着地上的枯叶。许久,我问:“你干嘛不上课跑回来?”她打趣着说:“想你不行吗?跑回来看看你也不行吗?”我知道她嘴好逗,说不过她。我笑了。
  “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记得吗?”
  “记得,今天我本差不多就平静地过去了,可被你勾起我的伤心事。”
  “什么啊,是否怕人家知道你又老了一岁?”
  “既然知道生日,那......礼物......给......快点哦,哈哈!”
  “什么礼物,为你过生日就得送你礼物,有这个优良美德传统吗?有我陪你过生日,已经是很好的礼物了。”
  我默默的认输了,说不过她,忙叽咕几下说:“那有人像你这样送礼物的呀!”
  “为什么不行?”她强词夺理地说:“大不了把这个送给你。”说着,把她刚才捡成一小堆的落叶双手捧了过来,便傻呼呼地说:“这是秋天寄给大地的礼物,你想要,我送给你。”我笑了。
  显然,那一晚她真的没有送给我形式上的礼物。她只坐在我身边陪着我。给我唱生日快乐歌,给我讲故事......那晚,在她的陪同下,我过得好开心,时间也过得很快,不知不觉之中,月亮已滑落数梢下。它正对着我俩微微笑。
  最后,她说明天早上要赶早班车去学校,会离我远去。还对我说了一些:“你已经走上二十这样一个美梦的季节,你不要再迷茫,不要再为自己而悲伤叹气,你应该有许多属于自己的梦。应该去为那些梦而奋斗,去追求,做一个追梦男孩,努力吧,我相信你能行。”
  就这样,第二天她带着玩笑和祝愿走了,到那很远的地方去。我没有去送她,因为我知道离愁的云很浓,很浓。让她去吧!我会记得那晚————
  落满枯叶的台阶。
  挂在梧桐树上的月儿。
  迷茫的我。
  笨昵的她 2011-07-19 00:07:27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seausun

hhhhh

2018-4-25 23:30 引用

让创业更简单

  • 反馈建议:[email protected]
  • 客服电话:15865709596
  • 工作时间:周一到周五 10:00-19:00

云服务支持

精彩文章,快速检索

关注我们

Copyright   ©2015-2016  海纳百客  Powered by©  山东融儿信息科技  ( 鲁ICP备16022535号-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