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cheatbysnow 我以为你不在乎 2011-07-19 02:27:40

[复制链接]
查看: 95|回复: 0

该用户从未签到

2

主题

2

帖子

14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4
发表于 2016-11-17 19:16: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这是个凋零的季节,樱花如雨般肆无忌惮的飘散,大地落满花瓣,芳香弥漫。柔和而迷离的光线映着漫舞于空的纯白色花瓣,像一场华丽而盛大的奢侈礼葬!
  我躲在哥哥强而的力地温暖臂弯里,小手一如往常带着惊奇与羡慕抚摸着哥哥背后迎风铺展的三对羽翼,纯白色,带着圣洁的光辉,羽毛质美而柔软,像是飘散的樱花花瓣,一直都守护在我的身旁。
  我游离的目光划过哥哥的脸庞,那上面是天地间完美的弧线,曾一度给过我许多温暖如春的笑脸。而如今,哥哥脸上前所未有的庄严和肃穆,以往这如繁星的眼眸此刻樱花四散,带着淡淡的伤感和坚强。也许是感觉到我注视而来的目光,他抿紧的嘴唇拉扯出我熟悉至极、温柔而阳光的曲线,层层唯美如幻境的涟漪在他的脸上徐徐蔓延开来。
  不要怕,有我在。哥哥用低沉的只有我听得见的声音说,我绝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到你的,伊伊。
  小脸一热,我知道自己的脸上又浮现了月城落日般的景色,我不是害怕,只是羞怯。就像心里的小秘密被人揭穿那一刹那的不知所措,低不可闻地叫了一声,哥…
  樱花无所顾忌的飘散,花瓣肆意的在瞬间枯萎颓败……   
  我们伫立在月城高耸入云的城墙之上,从河把暗翼侵入星域的消息带回来的时候便在这里整装以待,摒息静气俨如创世神殿庄严肃穆的石像一般。谁都知道圣羽与暗翼沉寂了千年的湖面将被底下汹涌的暗流搅拌,战火,将泛滥成灾…… 
  突然,我听见了背后无数沉重而气急的喘息,惊动了原本随意安静的樱花,凋零出一个个凄美的梦境。有一个瞬间,我看见漫天飘散的不再是樱花,而是我们所有人翅膀上的羽毛。伤痛划过我的心脏,我惊恐怯懦的目光游移晴朗的天际,窥见远方逐渐接近的遮天蔽日的阴影。 
  平静了千年的暗翼,你们最终还是来临。我听见哥哥天籁般的嗓音在自言自语,樱花,舞蹈着扬起又轻盈着落地…
  静,你帮我照看好伊伊。哥哥把我抱起来交给了身后的静。然后我看见那代表战天使力量的三对羽翼舒展铺开,像夜晚一轮轮的弯月,美丽而圣洁。飘零的樱花落满了哥哥飘逸的银色长发,点缀出浪漫与忧伤交织的美丽。抚过大地的轻风扬起他白衣似雪的翔幻王袍,翩跹成蝶,如雨洒下的花瓣绕着他轻舞飞扬,却也把他衬托的格外孤单…
  天际的阴影愈拉愈近,渐渐的可以看到漆黑如墨的翅膀迎风招展,黑云压城般带着不可一世的张扬向着月城威压而至。
  我看着哥哥,看着他挣落肩膀上的樱花向着近至眼前的暗翼大军义无反顾的飞翔。那一刻,我仿佛看到我蝴蝶破茧而出的果敢的坚决,划过天际的,仿佛已不再是他的身影,而是希望特有的光芒。随即,我看见身后无数的族人单膝跪地,他们的眼中倒映着天际唯一一抹白净圣洁的身影。他们高喊着:王,王…声浪一波紧随一波,气浪如虹,响彻月城的天空。 
  然后,我看到了身后的静,她脸上有淑雅恬淡的笑,樱花落满了她亭亭玉立的娇躯,而她长长的睫毛也被风洒上了花粉,呈现出一种惊心动魄的美丽。只是,静眼中的炽热却灼痛了我的眼睛,在族人狂热崇拜的目光中,我看到哥哥落寂的身影,突然感觉到心灵深处前所未有的悲伤。我的脸上有晶莹的液体潮湿了眼眶,但没有人看见,静也没有。
  天空,离散着的樱花,如此肆无忌惮!
  暗翼一族已与哥哥接触,我看到了他们的王,那个英俊挺拔,脸如明月般美丽的男子。他一身黑色的魔法袍,从容而写意。一个手势,止住了暗翼大军的行进。他的背后,竟也有三对伸展打开的翅膀,尽管颜色是纯白的反方向,但同样预示着他有战天使的力量。
  他飞到哥哥的对面,冷漠的脸上现出残忍而又邪气的笑容,轻声的低语,带着亘古以来天地间一闪即逝的桀骜:月华,你还不觉悟吗?交出月杖,我立刻率军返回。
  暗华,你一点也没变。哥哥的笑容,像极了雨后的阳光,透明而干净。飘散的樱花突然绕着他的身躯急速旋转起来,无数凭空而生的的冰凌布满天际,接着,带着划破长空的锐鸣义无反顾地向着暗翼的大军所在的区域飞去,翻转成蝶,依旧飘零!
  暗翼族的王,那个桀骜不驯的男人,煸动着羽翼划出一道道深黑色的凛冽风刃,轻易地瓦解了哥哥第一波铺天盖地的攻击。
  月华,这一次,你的固执会让圣羽成为天使族的曾经。暗华的声音,阴冷如沉寂了千万年的寒谭,飘渺似寒谭上长年不散的雾障,他的右手幻化出一把晶莹剔透的冰刃,带起一连串的幻影,近身向哥哥发起快若迅雷的攻击。
  我的心一下子提起,目光迷离而坚定。零落的樱花,请把我的祝福,带到哥哥身旁。我把双手合什起来祈愿,嘴里低声吟唱着神的赞美诗,感觉虔诚的旋律幻化成翩跹起舞的蝴蝶,一只只拍打着翅膀在天空四散飞远……   
  月城的上空,越来越多的樱花瓣绕着哥哥旋转,慢慢的,哥哥高大挺拔的身体已经半隐于纯白色的花瓣,凭空生成的冰凌越来越多,越来越急,一次次有效的抵挡住了暗华高频率的攻击。那些被暗华打散破碎的冰片晶莹洁亮,仿若凋谢的樱花,漫空洒落,在光线的搭配下,划出一道道迷离而炫目的色彩,像极了一个个奢华幻灭的梦境,了然无痕、渺渺生辉… 
  突然,暗华错身闪过哥哥凌空攻过去的密集冰凌,手中的冰刃如箭般带着一去不回头的磅礴气势掷向了哥哥,破空之声尖锐而伤感,如孤鸟永无止境的悲鸣。 
  哥哥右手掌心幻化成一具薄而透明的光盾,与疾射而至的冰刃凌空对撞。空中传来清脆如玻璃破碎一样的声响,能量冲击波如涌动的波浪在辽阔的天空振荡出一圈圈的涟漪,美丽却极具杀伤力。暗华背后的暗翼被余振波及,出现短暂、不知所措的慌张。接着,我又听到背后族人欢欣而愉悦的嘶喊:王,王…声音一浪高过一浪,徘徊于月城宁静而安谧的天空,经久不散。而我,恍惚间看见四周无数的樱花凌空绽放,耳朵里聆听到的全是花开的声音……
  暗华,凭你现在施展的力量绝对闯不过星域,可你现在却在我的面前,身后还带着暗翼大军,别再隐藏了,总得有一个结局,不是吗?哥哥的声音沉重如突破九宵的轰雷,脸上一如往常带着樱花般盛放的微笑…  
  我闻到一阵阵浓郁扑鼻、恬雅清淡的花香,遥想起多年前哥哥抱着我漫步樱花道的久远冬天。哥哥边走边向我讲述着圣羽悠久的历史,当然,少不了千年前那一场圣战!那一次的结果,圣羽以微弱的优势惨胜!全族折损了五分之三的天使,战后的哀伤阴霾一度将月城笼罩,据说那时候月城的天空总飘荡着厚而不散的灰色云朵,每天都有族人隐约间听到其上传来亡灵们的歌唱,幽咽而惨绝,协奏出月城悲伤的背景乐…
  我当时固执地问哥哥,为什么圣羽和暗翼不可以和平相处?再怎么说都同为天使一族…
  我永远不会忘记哥哥当时忧郁而无可奈何的表情,认真却美丽,一如月城到处灿烂放肆绽放的樱花。
  和平与战争,就像水和酒的关系。当水喝多了,便会想念酒的浓烈淳香,于是战争无可避免;而酒喝多了,又自然想念起水的平淡净然,所以和平马上到来。或许,和平与战争的本质,更像白昼与黑夜的交替,那么自然而不容阻挡!
  说这话的时候,哥哥仿似一个悲伤的智者,飘零的樱花也像有所感怀的盈空舞动,美丽而伤感。
  圣羽与暗翼是同等强大的存在,当制衡双方的枷锁断裂,战火便遍天漫地,冉冉升起!同等的高傲敌对,便注定了哪一方都不可能懦弱。毕竟,忍让会被视为无能,只有战场上挣回来的尊严会得到认同。
  樱花,不间断的飘零,像下着一场永不休止的大雨,凄而不惨,伤却不痛。 
  暗华静止于半空,一些从他身上升腾而起的黑雾将他重重笼罩,隐约间,从他身后铺展而开的三对羽翼极速震荡。我看到哥哥庄肃而冷峻的面孔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绝望。然后,我看到散尽萦绕全身的黑雾后,暗华背后煽动的竟是四对翅膀,八翼斗天使!
  暗翼的天使在此时一反刚开始的沉寂,他们张狂而喧嚣,气浪卷起漫天的樱花施展优雅的舞姿,唯美翩跹。我听见他们歇斯底里、声嘶力竭的呼喊:华!华!!华!!!巨大的声响犹胜成群结队嘶鸣着掠过天际的巨鸟,伴着舞跃的樱花,散落在月城的每一寸土地上。
  我知道,在暗翼的圣典中,“华”有多重的含义,其中就有“强者”“王者”的意思,这也是哥哥告诉我的…
  比欢呼雀跃的暗翼,我的族人显得无比失落,他们沉重的呼吸犹如濒临死亡的游鱼,而眼神,不复太阳般的炽热,取而代之的,是如飘零的樱花带着深深深的哀伤,婉约而又唯美。
  我看着不远半空哥哥愈显孤单落寞的身影,仿佛听到了无数樱花在瞬间颓败的声音。舒展背后的翅膀,刚要向哥哥的方向飞翔,但一直没有动作的静却在这时拉住了我的手,不让我顺利行动。
  我回头看她,这个圣羽中除哥哥外最强大的四翼耀天使,这个哥哥的近身侍卫长,这个一直以来深爱着哥哥的女孩。我看着她,目光坚定而哀伤,我说我要到哥哥身旁,我不能让他一个人孤单。
  静的眼睛清澈莹亮,她的声音如樱花瓣一样柔软,王让我照看好你,我必须做到。
  我放肆而恣纵地哭出声来,划过脸颊的晶莹温凉而决断,像离开枝头的花瓣一样义无反顾、夺眶而出:可是你怎么能?怎么能?这对哥哥太残忍了…
  林伊纯,你听着,静的声音突然坚决如铁,却令人闻之伤肝断肠:首先,他是整个圣羽的王,他肩上背负的,是整个圣羽的尊严和骄傲…
  半空之中,樱花如恋尘的蝴蝶,凄清而美丽。  
  哥哥高大挺拔的身躯如屹立不倒的山岳,巍峨峻耸。对面的暗华,依旧桀骜不驯,明月一般的脸上,有着残忍而冷酷的笑意,英俊而邪气。
  月华,最后一次,月杖,交还是不交?暗华向着哥哥慢慢逼近。
  亮出最后的底牌吧!即使你有斗天使的力量,仍渡不过信仰之河——星域的阻挡!哥哥的声音平静却暗藏波浪。
  固执!既然如此,我便将你内心仅存的希望,彻底粉碎!暗华的话音刚落,血一般鲜艳的红色从他身上弥漫开来,并最终扩散到月城的每一寸天空,夕阳竟因此而提前来临。
  一股威压得让人喘不过气的邪恶使我全身一颤,透骨的冰寒使天空舞动的樱花冻结成冰、零落成雪。血一样的天空,映着暗华背后煽动的羽翼,左边深红似血,右边漆黑如墨。这是我第一次见到神话时代的堕落天使,那些传说背弃了对至高神的信仰,投靠恶魔怀抱,游走于黑暗与死亡边缘的天使族叛徒。 
  我能感觉到被静握着的手越来越疼,她那么用力!牙齿咬着下唇,担忧而伤怒。背后,铺天盖地的惊诧的咒骂乱成飘舞的樱花,即哀且痛!
  怪不得…哥哥自言自语,表情迷离而怪异,你的力量就是如此快速增长得来的啊!挣扎于黑暗与死亡边缘的堕落天使,这竟是你的选择?
  暗华的笑容依旧邪气,却多了一丝阴暗,显得残酷而冷然。原本由银色蜕变成深紫色的长发散乱飞扬,纯黑色的魔法被迎风招展,灌满樱花。信仰时间与空间?哈哈…你没有机会后悔了,月华!
  血红色的巨大风刃在暗华的面前凭空生成,带着凛冽的气势碎冰融雪般冲向哥哥,破空之声震耳欲聋!
  哥哥凝聚的光盾在撞击到风刃的瞬间弥散瓦解。我看见血红色的风刃撞击到哥哥身上,支离破碎,刹那间将哥哥摧残的体无完肤、伤痕累累。飘零的樱花,感伤地从他的身边飞散。
  剧痛和重创使哥哥一下子失去了飞翔能力,背后的两对羽翼因能量的急剧流失幻灭于半空。然后,我泪流满面地看着哥哥如掠过天际的流星一般砸到我们身前的地上。   
  我突然感觉头脑一阵天旋地转,整个世界刹那间昏天暗地,血红色的天空,飘散的樱花全都消失不见,与哥哥在一起所有欢乐和开心的画面飞快的掠过脑海,伴随着彻心彻肺的疼痛,我听见心里有什么东西就这么、就这么断裂开来,发出清脆而寂寞的声音。我知道我的情感世界在这一刻残忍而无助地,全面崩溃!就像崩裂的泡沫,永远也拼凑不出最初的完美…
  不知道哪里来的力量,我轻易地挣开了静的阻拦,飞快的跑到哥哥身边,低下身把他抱在怀里,温柔而小心,金黄色的血液染黄了他碎布一般的翔幻王袍,流淌了一地。
  王!族人们大声呼喊,声音里面满是不甘和伤惨,无数的族人煽动翅膀,手中幻化出各式各样的武器,呼啸而过的冰箭,灼热的火球,凛冽的风刃,铺天盖地像长了翅膀的飞鸟朝着暗翼疾驰而去。
  樱花自由散漫的飞扬、飞扬,在血红的天空,舞蹈、舞蹈!
  哥!我只知道哭,不停的哭,一味的叫喊着哥哥、哥哥。哭泣成为我现在的本能反应…
  还好紧随而至的静比镇定,尽管眼角晶莹满脸关切,却也不忘给哥哥施展两个有助于伤势愈合的白魔法——神的祝福术。
  应该是听到我的哭喊,哥哥费力地睁开眼睛,曾经如星光般璀璨的眼眸此刻布满灰色的绝望。他看着我,就这么定定的、一眨也不眨地看着我,眼睛充斥着伤感和不舍,但脸上却又出现了我熟悉至极的微笑,倾国倾城,甜美如樱花盛放。
  天使不哭…哥哥的声音低哑而消沉,似用尽全力才抬起的右手,温柔而缓慢地拭去我脸上的晶莹:要坚强呵,哥哥,以后不能再在你身边,保护你了,要学会,照顾好自己吖…
  不!我不要,我要哥哥!哥哥…我大声的哭,撕裂空间的哽咽久久回荡。我只有哭,只能哭!用它肆无忌惮的放纵表露自己内心的脆弱和伤感,眼泪俨然成为我最后的依靠。
  樱花飘飞,落满了我和哥哥身上…
  要勇敢…哥哥尽力使自己保持微笑,干净而温馨的笑竟让我止住了哭泣:以后圣羽,要靠你领导了,伊伊、天使不哭…哥哥好舍不得你吖…  
  我看见哥哥仅有的翅膀不再洁亮,而且逐渐黯淡,感觉一阵阵尖锐的忧伤划过心脏,心里说不出的难过。在圣羽,王族既不是胎生更不是卵生,而是诞生于创世之初便存在于月城的圣泉之中,他们传承着远古骄傲而纯净的血统,与族人最大的不同便是背后的羽翼是运用纯能量羽化出来的。虽不是从身体长出来的翅膀,却更显洁净和真实…
  樱花依旧凋零,花瓣同样肆无忌惮的颓败飘散,天地之间一片惨淡。而我却突然感到一阵温暖,仿佛一下子回到了我刚能运用能量羽化出翅膀时哥哥带着我一同翱翔于夏天里的美好而温暖的感觉。
  恍恍惚惚间,无数细小而雅致的彩色精灵绕着哥哥萦转,她们舒展四片透明的蜻蜒一般的薄翼,仿若飘散的樱花一样娇柔美丽,翩跹起舞,神的赞美诗在瞬间响彻月城的每一寸土地。圣歌高唱,我又听到一波波排山倒海的呐喊:王,王…
  我多么想眼前的这一切恍如一梦,当梦醒了,哥哥一样会把我抱进他温暖厚实的胸膛,依然会对我明亮而干净的笑,会给我讲久远的圣战故事,会教我唱神的赞美诗…我真的多么想吖……
  可这是真的,谁也改变不了!刚才一瞬间的温暖是哥哥把他仅剩的力量过继到我身上。同源的力量,如此清晰而温馨,仿佛阳光灿烂的季节,春暖花开…
  周围杂乱而喧嚣的喊杀声我听不到;气浪如虹的欢呼我也听不到。我的脑海,反复回去荡着哥哥留在这世界最后的天籁:伊伊,接下来要靠你了,暗华,很强,你要小心、小心,答应哥哥,以后不要再哭泣…
  疼,痛彻心扉;痛,彻心彻肺!樱花飘呀、荡呀,绕着我新展开的翅膀飞转,六翼战天使,哥哥给我的最后礼物。
  哥…极度悲伤而尖锐的嘶喊如受伤的野兽发出的无助而绝望的咆哮,破天而起,逆风直上,回荡整个空旷的月城,弥久不散…
  樱花零落,急如雨下!   
  异变突起,在暗华极速向我接近而静挺身迎上的时候,哥哥的遗体迸发出万丈金黄,耀眼炫目的华光从天而降,将我和哥哥笼罩其间,还未平复的圣歌再次响彻天际,庄肃悠扬…
  刺眼的光亮逐渐弥散,在我的面前,凌空飘浮着光华璀璨的月芽形短杖。也许是被刹那的变故所惊愕,所有人都停下打斗,整个月城死寂一般,连风抚过的声音都清晰可闻。而血红色的天空,依旧飘洒着纯白色的花瓣,唯美伤情…
  圣月权杖,天使族的至宝,原来一直融合在哥哥的身体里。
  我把哥哥的躯体轻轻放下,倔强而坚强的站直身体,不时有划过脸颊的晶莹滴落,在脚下溅起破裂成无数碎浪,美丽而深情。
  天使不哭,那就让我,一次性流尽所有泪水,然后可以在以后的日子里,不再哭泣… 
  伸手,一点点地向着月杖接近…
  电光火石之间,暗华射出幻化而生的冰刃破开静的阻挡,迅雷极光般朝我掠近,右手前伸的终点,与我同为圣月权杖…
  我能感觉到所有人的注视,也看到了那个桀骜不驯,笑容英俊而邪气的男人一点一点向我逼近。但不知为什么,我突然一点儿也不怕了,就像呆在哥哥的怀抱里,可以放肆而无所顾忌一般。
  手,终于还是握住了月杖,但我也想不到的是,月杖竟在我手掌触摸到的瞬间化为能量溶进我的身体,脑海一片空明,神的概念从此也不再神秘…  
  暗华的动作比我仅慢了一个眨眼的瞬间,他扑空从我旁边错身而过,却没对我发动攻击,樱花浓郁的芳香,弥漫飘散。
  圣羽的小公主?噢,也许该称呼你为圣羽新生的王。你也想像你哥一样固执地自寻灭亡吗?他看着我,嘴角扯开的笑邪气而轻佻,傲慢而放肆…
  我很固执!是你杀了哥哥,是你,让我从此失去了依赖。不可原谅、不可原谅…
  我冲他很没礼貌地大喊,声音哽咽而哀伤,左手的手臂在胸前半弯,谁也没有看见,一把连结手指与肩膀的透明弓弦凭空出现,高强度凝聚全身能量的弯月状短杖在右手生成,扣紧弓弦,急速射向不远处瞳孔猛然紧缩的暗华!
  至高的存在,请将你圣净的光辉显现,驱散污浊的孽障。以信仰之名……
  樱花铺天盖地的凌空绽放,又无止境的凋零颓败…
  不!……
  我听到他的嘶喊,不甘而绝望。弯月短箭无视他布下的四道屏障,就像光明轻易地撕裂黑暗,直透他的心脏,血肉模糊、鲜血四溅!
  怎么可能呢…他看着我,眼里大雾迷漫、樱花四散,但英俊的脸上桀骜依然。
  我望着天空,鲜艳的血红逐渐弥散淡开,柔和浪漫的光线预示着黄昏已近。一切都结束了,来的匆忙,去的绝然。只有樱花,依旧漫空散落。 
  你只知道天使族的至宝是圣月权杖,却忽略了圣羽也有神兵,幻灵圣弓…
  呵呵,可笑的信仰,我抛弃了你,没想到到头来你也抛弃了我。哈哈,月华刚才为什么不用?
  ……很早以前,哥哥便把它送给了我…
  ……  
  多年以后,我已穿上翔幻王袍,脸上永远保持着明媚如阳光般灿烂的微笑,尽管很多时候都会想起哥哥,想起月城那一场昏天暗地的圣战,但我已没有再哭过,因为哥哥的话一直陪伴在我身旁,要勇敢,天使不哭…
  又是一个樱花放肆散落的季节,我来到以前经常被哥哥抱着漫步的樱花道,纯白色的花瓣美丽一如当年,却少了那一份的感伤的惆怅。阳透过樱花树斑驳地投射进我的眼睛里,四散开来,美丽如湖面荡起的涟漪。 
  我总会仰首望天,那里仍有白云悠闲的飘荡。有时会有成群结队的飞鸟掠过,留下一连串划破长空的嘶鸣,弥久不散。然后,我看到飘零的樱花花瓣像长了翅膀的飞鸟在天空中张开翅膀,安静于落地之前轻盈舞跃。
  每当这个时候,我总会轻不可闻的问自己,樱花谢了还会再开。那么,有些人呢?消失了还会再出现吗?
  这个问题之前始终没有答案,直到那一天,我静立于创世神殿祈祷。静抱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小男孩来到我身旁。她对我说,王,今天圣泉诞生了一位殿下…
  我回过头,看见了他天真而又邪气,干净而纯洁的笑脸。不知怎么地,眼眶突然地一阵潮湿。就这么轻易地、泪流满面。原来我并没有自己想像的那般坚强,天使不哭,我以为做到了,事实上、远远没有…
  我空出自己大部分的时间,像以前哥哥陪我般陪着我新生的弟弟,明。不知为什么,给他取名的时候,我既想到了哥哥熟悉温柔的面貌,同时也浮现了那个桀骜不驯,脸如明月一般的男子。于是,我给他取名明,取光明无所不在的含义。
  明喜欢依偎着我,亲妮的喊着我姐,一遍又一遍……
  每当我抱着他缓步樱花道,明总会带着惊奇而羡慕的情绪抚摸着我背后展开的翅膀,脸上的尊崇无以复加。很早的时候,我已经成为圣羽最强的神话——十翼圣天使。原来,圣月权杖并不是灵力强大的神兵,而是一种实质的信仰,而信仰之力,无坚不摧!
  樱花从树上零落,花瓣凄美而寂寞…
  在明完成成年礼的那一天,我把幻灵圣弓交给了他,并告诉他,这把弓,一个人一生只能射一只箭,然后我看到他撕裂朝阳、如樱花凌空绽放般灿烂的笑,倾国倾城,温暖而明亮…
  姐,我会用它保护你的……
  多年前,面对着哥哥我没有说出这句话;多年后,我的弟弟坚决如铁信誓旦旦的对我说。刹那间,我泪流满面不能自禁,划过脸颊的晶莹依旧闪跃着璀璨的光华,感动依旧。原来,幸福这般简单…
  姐,给我讲个故事吧…
  什么吖?你都这么大了,还听故事呀……
  嗯,我就是要听你讲哩,你说讲嘛,姐……
  好啦好啦,可是讲什么呢……
  嗯,就讲最近一次的圣战吧,我总是百听不厌……
  怕你啦……
  ……那是个凋零的季节,樱花如雨般肆无忌惮的飘散,大地落满花瓣,芳香弥漫。柔和而迷离的光线映着漫舞于空的纯白色花瓣,像一场华丽而盛大的奢侈礼葬……
  ……伴着迷幻一般的樱花,属于圣羽与暗翼的金黄色血液洒满了月城的每一寸土地……
  ……                                
海纳百客好心情原创文学 2011-07-19 02:27:40
cheatbysnow   我以为你不在乎  网络摘抄
*滑动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精彩推荐

服装行业搭上区块链的车 究竟能带来怎样的

2018-10-04 区块链

上海银行首开区块链信用证平台 将纸质凭证

2018-10-04 区块链

什么是庞氏骗局?如何预防虚拟货币投资骗局

2018-10-04 区块链

区块链资本专家:比特币价格接近触底

2018-10-08 区块链

京东在南京开设区块链与AI相结合的“智慧城

2018-10-05 区块链

胡润百富榜首现区块链领域上榜者:詹克团进

2018-10-11 区块链

应用层流量优化ALTO应用

2018-10-04 微社区

欧盟市场监管机构审查ICO以确定法规

2018-10-09 区块链

让创业更简单

  • 反馈建议:seausun@qq.com
  • 客服电话:15865709596
  • 工作时间:周一到周五 10:00-19:00

云服务支持

精彩文章,快速检索

关注我们

Copyright   ©2015-2016  海纳百客  Powered by©  山东融儿信息科技  ( 鲁ICP备16022535号-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