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芽小提 想起那些一个人的日子 2011-07-19 00:22:09

[复制链接]
查看: 90|回复: 0

该用户从未签到

3

主题

3

帖子

19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9
发表于 2016-11-5 20:50: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无数次地在梦里看见,那些我曾经一个人走过的日子。
  潮湿的,散发着森然的气息,偶尔也会有微弱的阳光透过,我清晰地看见自己心房上被刻下的伤痕,纵横交错,编织成繁复的花纹。
  残忍的美,隐忍的悲喜,一段刻骨铭心的岁月。
  每一次回想仿佛还能再次感受到刀尖上冰冷的寒光,一束一束穿透我的瞳孔……
  01
  在那样一段岁月里,不止一次地觉得生活就像一部演不完的悲剧,伟大的戏剧家在背后不断地写着续集,悲伤带着泛光的银灰色像潮水一样铺天盖地滚滚而来。
  我感到疲累。
  长期戴着面具生活的我,是如此辛苦。
  是真的需要给自己留点时间和空间,呆在一个任何人也看不到的地方,释放所有的情绪。
  于是我选择离开学校的宿舍。
  这些朝夕相处了三个月的女孩们,不知所措地站在我面前。
  我与她们轻轻地拥抱,拉手,平静地说着再见,微笑着走过转角。
  从此告别了我两年的内宿生活,从此开始一个人的生活。
  女孩们,抱歉,我们相遇在一个繁忙的季节。
  注定我们之间的情谊来不及开始,就不得不在面临离别的时候嘎然而止。
  每一个和我一同走过高三的可爱的同学,我曾经无数次在心里做过假设,假如我们不是相遇在高三,我们定会拥有一段美好的情谊,饱满的,清澈的,随着岁月流走散发无尽的清香。
  然而,这是一个残忍的时代,理性的时代。
  我们,来去匆匆。
  02
  在新的宿舍里,我的内心开始渐渐平静下来,也能开始以冷静的头脑面对生活。
  房东是个很贵气的富婆,她待人很温和很客气。
  她的房子装点得古香古色。这里到处都弥漫着一种安静悠然的气息。
  同样住在这幢房子里的还有其他7个同样是高三的女孩。
  在说过几次话之后,我微笑转过身子告诉自己,不同世界的人啊。
  正因为如此,我们一直平静融洽地相处着,礼貌客气,微笑相对。
  直到高考结束后,我们彼此依然礼貌客气,微笑相对。一如刚开始见面的那样。
  日久生情并不适合所有的情况。
  我在某一刻常常想,这会不会就是我以后即将要面对的人生,人与人之间礼节性的交往。
  想到这里,自己就凄然地笑了。
  等价交换是这个社会不变的原则。我渴望的是一个人的世界,必然要放弃有人群包围的温暖。
  一切的一切,都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03
  那一段时间里,我任性地过着每一天。
  我清晰地记得,在许多个暮色四合的黄昏,我一个人走回宿舍。
  把肩膀上的书包狠狠地抓下来用力往墙角砸去,然后整个人像断了线的提线木偶一样倒在床上,沉沉地睡过去。
  直到夜色如水铺开无边的黑暗才醒过来,然后揉着胀痛的头去洗澡,接着开始一个人漫长的夜修。
  也在很多个周末没有回家的时候,我在前一天晚上失眠到凌晨4点多才睡过去,然后隔天一直沉沉地睡到中午才醒过来。
  一天里剩下的时间,我吃着吐司,燕麦,牛奶和番茄,随意翻着课本,一直到晚上上床睡觉都不曾踏出房间一步。
  偶尔会有楼下的女孩子来敲门,声音很小,有时我都以为是自己的幻觉没去搭理。
  直到终于确认是真的之后我去开了门,发现门外站着的她带着一脸好客气好抱歉的神情让我交水费或电费。
  我问她为什么敲这么轻,她依然用好抱歉的表情说,我怕吵到你睡觉嘛。然后就轻手轻脚地离开了。
  我看着自己无奈地笑了。
  是极度的消沉带来极度的安静,几乎让人忘记的存在。
  也曾经在某个放学的中午或下午,走在回宿舍的路上碰见那两个丫头,曾经一起手牵手走过高中难忘的两年。
  我对她们绽开笑脸,平静地走过去。
  擦肩而过的那一刻,我在心里不停地说着:对不起,对不起……
  第三个“对不起”还没说完,眼泪就一颗一颗地掉下来了。
  每天劳累的身体,让我每一次流泪的时候都会感到剧烈的头痛。有好几次,我都停下来扶住路边的墙壁不让自己蹲下去。
  走回宿舍后,我倒在床上,抓着枕头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地喊:“你们会理解我吗?你们会理解我吗?”
  也曾经在上课的时候,莫名其妙地想念起奶奶,然后又不能自已地哭起来。
  没有声音,没有摆出悲伤的神色,就像一个没有关紧的水龙头,哗啦哗啦地流着水。从眼眶里奔夺而出的泪水。
  我想,这一年,我活得是够丢人的了。
  从前,无论如何也不会在别人面前掉眼泪的我,如今自己的泪水变得极其廉价。
  一直以来,总以为自己能够带着面具平静地活着,然而没有想到的是,总有一天,我也会崩溃,一如这样。
  04
  我开始选择在路上行人稀少的时间段出门,包括推迟上学走去教室的时间,放学走回宿舍的时间以及在午休的时候走去超市买我一个星期需要的“粮食”。
  这样做直接导致的后果就是老班对我翻的白眼一个比一个白。
  没有哪一个老师会喜欢迟到的学生的。所以我随时随地都做好当众被她羞辱一番的心理准备。
  然而直到高三一年结束了,她都只是停留在对我翻白眼的阶段上。
  我想也许是我动不动就在课堂上掉眼泪让她多少有些于心不忍吧。
  不管是她误以为我是因为学习压力大而导致的精神分裂还是其他任何想法,总之我还是得感谢她这么宽容我。
  我常常在中午放学后一直傻傻地呆坐在座位上,直到我猛一回头才发现教室里的人已走得只剩下我一个。
  一天里吵吵闹闹的教室顿时可怕地安静下来。
  忽然觉得自己像个被人遗弃的小孩。
  我总是这样后知后觉,跟不上人群的脚步,跟不上时间的脚步,跟不上这个残忍年代的脚步。
  离开教室时,望着满教室狼藉的课桌,那些课本横七竖八地躺倒在桌上。
  忽然觉得把高三比作一场战争真是再贴切不过了。
  而我也渐渐明白,自己是个不适合在快节奏的社会里生活的人。
  当我意识到这一点,内心就感到无尽的悲伤。
  每当我深入了解自己时,总会被这些残忍的现实鞭挞得体无完肤。
  自我认知是一种应当学会的能力,也是需要巨大的勇气来承受。
  05
  一直以来,我都觉得自己是个极其矛盾的人。
  我常常感到无边无际的悲伤,有着极其阴暗的一面,但我仍然能在同学中间挥舞着手臂高声说笑。
  我想,我只是喜欢看别人因为我而绽放的笑脸。
  也是因为这样能让我暂时忘却悲伤,让心休息,重新获得生活的动力。
  这与我嗜睡是极其相似的。
  在陌生的人群里和熟悉的人面前,我会毫无保留地摆出自己落拓的神色,但在半生不熟的同学中间,我永远都是微笑的。
  面对不同的人我会出现不同的自己,而不同的人对我也总是有不同的印象。
  而这样导致的结果是,我的同学打死也不相信我是一个忧郁的人。
  某天我看新闻的时候得知了歌手阿桑罹患乳腺癌而去世,我感到很难过,并不是因为我是阿桑的粉丝之类的,而是因为报道里的一句话:“患有忧郁症的人或者经常心情压抑的人患乳腺癌的几率比常人大。
  隔天,我到学校悲戚戚地跟同学说起了我的担忧,她们听完后平静地对我说:“哦,那你一定不会,放心。”
  我大声嚷嚷着怎么不会,她们就说:“杞人忧天也轮不到你啊,你看你,完全是个乐天派,整天嘻嘻哈哈的,搞怪说笑谁也比不上你,再说你担心我们就群殴你!”
  看着她们真的是恶狠狠的表情,我吞了吞口水,觉得天地都在转。
  我常常在想,会不会有一天,我连自己是个怎么样的人都不晓得了,然后我开始丧失自我,完全不懂得该怎么生活。
  我常常在和同学们一起笑着的时候,望着她们快乐洋溢的脸庞,在心里轻轻地说,抱歉,请允许我带着面具吧,我不舍得你们跟着我一起难过。
  我也常常在开怀大笑的时候几乎都分不清自己是真正的快乐还是假装的快乐。还是,我早已不明白快乐是什么,怎么样才算是真正的快乐。
  我只知道这样没心没肺地笑着有种燃烧青春的感觉,一如我剧烈地悲伤着。
  快乐与悲伤,有时候对于我来说,是不需要分清界限的。
  06
  小时候,常常觉得交朋友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只要上活动课时在一起跳跳皮筋,玩玩捉迷藏,然后放学后一起手拉手去吃吃冰淇淋或冰糖葫芦。很快彼此就能成为很要好的小伙伴了。
  而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觉得交朋友是一件难到自己都有些懒得花精力去做的事。
  小时候的我们,和自己的朋友就像两个圆滑的铁圈,怎么放都能紧贴彼此向前滚动。而长大后的我们就像了长了尖角的齿轮,茫茫人海之中要找到和自己相吻合的另一个齿轮。
  真的很怀念小的时候,每一个孩子都是天真活泼的,没有鲜明的个性,就像天空中纯净的云朵,碰到一起很快就能融为一体。
  我高三的同桌是一个给我第一印象很好的女生。
  她是个复读生。刚认识那时,她乖巧,活泼,机灵,可爱,楚楚可怜又不乏聪明才智。
  那时的我,在她面前常常大喜大悲,我毫无保留地向她表达我所有的情绪,只因为我喜欢她,信任她。
  只是后来,一切就渐渐变了。
  她的任性,做作,骄傲,自私开始显露无遗。
  而我不明白的是,为何每一次被她中伤之后我都能很快原谅她。
  只要她对我说上一句话,我便把她送给我的一切不愉快都抛到脑后了。我一次又一次地原谅她,而她也一次又一次地中伤我,我仍然是无穷无尽地包容她。
  有时候我甚至都怀疑我上辈子是不是欠她的债,这辈子注定要来偿还的。
  直到最后,当情况恶化得越来越严重时,我已经可以以一颗波澜不惊的心来面对自己的处境。
  在每一次面对前后桌女生的那一句“她怎么这样对你啊,好过分”时,也可以微笑着平静地说“没关系,我知道她讨厌我。一个人若是讨厌另一个人,那个人无论做什么你看着都会觉得讨厌的。我以前也有过这样的经历。我能理解。”
  只是说完后,我抬起头望着同桌远去的背影,在心里轻轻地说了句:“可是我并不讨厌你啊。”
  生活中总有那么一些人,能让我无怨无悔地去付出,不管自己曾经被伤得有多深。包括这个高三的同桌,维的妹妹以及第一次喜欢的那个男生。
  总记得常常一个人走回宿舍后,我倒在床上,抱着我的抱枕,握着它的手掌。
  好大,好宽,好温暖。
  我闭着眼睛想象那是维的手掌,一如以前我们双手紧握在一起那样。
  我流着眼泪在心里默念着:“还好有你在,有你就足够了,其他的我真的可以不在乎,真的可以,只要你一直都在……”
  然后,我又沉沉地睡过去了。
  07
  我总是无穷无尽地沉迷在自己的世界里。编织着柔美的诗篇抚慰自己。
  面对现实,除了微笑,我再也摆不出任何表情。
  在那一段时光里,我觉得自己仿佛是被生活狠狠地丢在偌大的舞台上,带着面具演绎着属于自己的灰色悲剧。
  戏剧结束时,我摘下面具,摸到自己满是泪水的脸庞。
  我开始变得寡言,用大段大段的时间沉默,无穷无尽地感到疲累。每天唯一渴望的事情就是睡觉,可以让我暂时忘却那些无尽的悲伤。
  我每天孤独地上学,孤独地放学。就算是坐在吵闹的教室里,走在喧嚣的街头,站在人来人往的超市里,也感到整个世界只有我一个人,无边的寂寞。
  夜里很深的时候,维常常打电话过来,他在电话那边轻轻地问:“睡了吗?”
  我应了一句“还没有”。
  然后听见他又轻轻地问:“怎么声音有点沙哑?”
  我握着电话微笑着说:“这是我今天第一次开口说话。”
  他在那边沉默了。
  但不知为什么,我仿佛听见他一声轻轻的叹息,是我的幻觉?抑或只是手机讯号不好?
  记得有天夜里,刚刚躺下的时候,就接到维的电话。
  一张嘴张了张就是说不出话,我不知道是自己累到极点还是早已丧失了说话的欲望,但又贪婪地想听他的声音。
  所以就对他说:“讲个故事给我听吧。”
  他在那边沉默了几秒钟后,没有再询问什么,就开了口:“小熊维尼啊,有一次来到了布萨克森林里,遇见了赫拉来斯……”
  我闭着眼睛静静地听着电话那边他低沉的声音。
  柔软的,温暖的,清香的,来自他的体魄。
  直到他说“讲完了”我才慢慢回了句“真好听”。
  然后就听见他开始自恋了:“恩,我也这么觉得,教授都说我有演讲的天分,讲故事当然是小case了……”
  末了,他安静下来,轻轻地说了句:“我很想你。”
  我微笑着说:“Metoo。”
  我听见他轻轻地笑了。
  挂掉电话后,我发现枕边铺开一片温柔的白光,往窗外望去,圆圆的月亮高挂在夜空中。
  我闭上眼睛枕着月光入眠。
  那一刻,我觉得,月光仿佛温柔了我所有的忧伤。
  后来,当我向维问起布萨克森林在哪里,赫拉来斯又是谁时,他笑了笑说我也不知道啊。
  我说你编故事哄小孩啊?
  他不好意思地说,小姐,即兴讲故事还真是有点难度呢。所以我发挥我的聪明才智编了一个啊,不错吧?你还说好听呢。
  我笑了笑觉得也无所谓。整个故事我也只听了前面两句。
  而他所不知道的是,我说好听的,是他的声音。
  柔软的,温暖的,清香的,来自他的体魄。
  我总记得,那天晚上的月光好温柔,好温柔。
  08
  一直以来,我就是一个喜欢沉迷在自己世界里的人。
  不管是感受幸福或体味苦痛,我一直活在自己的思维里,任凭自己的思绪带着自己四处游走。我双眼迷蒙甚至看不清现实。
  于是我怀着一颗脆弱而敏感的心面对现实常常不知所措。
  一个人走过的这段日子里,我不停地告诉自己,该是要学会好好生活的,独立的,坚强的,不屈的。
  每天出门的时候,会不停地检查是否带了雨伞。我告诉自己,下雨了再也没有人来接你了,生活要完全靠自己了。
  也曾经因为忘了带伞,一个人淋着雨走回宿舍。我走得很慢,我不想跑,因为这样会让我想起小的时候,下雨了,站在幼儿园的屋顶下,看着别的小朋友一个个被父母接走,而自己的爸妈却始终没有出现。
  最终自己只能冒着大雨跑回家,由于跑得太快,在泥泞的路上一次又一次地跌倒,眼泪也不停地流着。
  下雨没有带伞是一件极其让我惧怕的事情,在我的内心深处,它象征着孤独,无助和受伤时的尖锐的痛。
  我常常在放学回到宿舍的时候,打开自己房间的门,看到里面空无一人感到极其的难过。
  其实我多么渴望在我打开门的那一刻,有只小狗活蹦乱跳地向我跑过来。它用头蹭着我的脚边,用舌头舔着我的脸颊,我笑着和它亲吻,然后拥着它甜甜地入睡。
  我,真的需要温暖。
  09
  有时候我会在黄昏的时候一个人背着包包出门,走去热闹的市场挑选一个又一个长相可爱的番茄,带回大袋的吐司和小面包,然后再花五毛钱带回一根黄瓜。
  市场上的买东西的叔叔阿姨老伯伯老奶奶和我拉着家常,我微笑着告诉他们我生活得很好。
  在他们说着读书的日子就是幸福啊的时候也可以乐呵呵地向他们点着头说对啊对啊。
  和他们买东西我从不讨价还价,而他们也从来都给我一个合理的价格,不曾缺斤少两。我真的相信世界上的人绝大多数都是善良的。我真的宁愿这样相信。
  也曾经在周末的晚上一个人走到街上散步。
  看着城市上空流光溢彩的霓虹灯,有那么一刻,我宁愿相信生活真的是五彩斑斓的,而不是自己所想的暗淡无光。
  我在沿途的商店里乱逛,买下自己喜欢的衣服,小公仔或是拼图,偶尔也会帮维维挑一件T恤,笑着想他一定会喜欢的。回来的路上,我带回一大半西瓜或是一大瓶汽水,回到宿舍时才想起这样吃会肚子痛而后悔不迭。
  隔天我带了几个红润的番茄到学校给前桌的女生,我们都有同样的嗜好。我告诉她们我晚上一个人去逛街,觉得很自由很愉快。
  她们张大了嘴巴说,你不怕被抢劫被拐骗啊?
  我猛一惊,说对啊,我怎么没想到这点?
  但是我说过我相信世界上的人绝大多数都是善良的。
  那些做买卖的商人,我们安静地做着交易,每一个人都在安分地生活着,守着本分。
  心机重,城府深以及狡诈的面孔都不曾出现,我没有失望。
  那样一个夜晚,我觉得我与世界是如此亲密地在接触着。
  我也可以这样波澜不惊,平静如水地生活着。哪怕这个世界充满了危险。
  10
  总记得高考第一天结束时,整个人都像到达了精神的最低防线了。
  我走去小商店,沿途人来人往,我低着头只看见自己。买了一杯冰凉的珍珠奶茶,带回宿舍呆坐在地上一口一口地吸着。
  前所未有地感到累。
  记得以前,总是和那个丫头一起到处乱逛,喝着冷饮。
  忽然很想抱抱她,哪怕是一秒钟的温暖。
  我总是想起那天晚上她在我面前哭泣的伤心的脸。
  我总是想起那天晚上你抱着我,我在你的臂弯里撕心裂肺地哭着。
  原谅我这个自私的人,曾经说过无论如何也会陪彼此到永远。
  我想拥抱你,但我一身寒冷,我得先温暖我自己。
  生活中,一草一木都能让我想起你们。
  而每一次回想起我们走过的青葱岁月,心里就像被洒上硫酸一样感到辛辣的疼痛。
  回不去了吗?我多想再回去。
  11
  有时走在路上,会看到路边一个穿着脏兮兮校服的小孩。
  他好瘦好小的身体。
  他手里抓着一根树枝,贴着墙边慢悠悠地走着小步。
  手里的树枝在墙上划过,留下弯弯曲曲的白色痕迹。
  如同蜗牛艰难爬过的痕迹。
  我想起小的时候我也很喜欢做这个动作。
  拿着树枝紧贴着墙边孤独地走着,好瘦好小的身体……                                
海纳百客好心情原创文学 2011-07-19 00:22:09
芽小提   想起那些一个人的日子  网络摘抄
*滑动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精彩推荐

让创业更简单

  • 反馈建议:[email protected]
  • 客服电话:15865709596
  • 工作时间:周一到周五 10:00-19:00

云服务支持

精彩文章,快速检索

关注我们

Copyright   ©2015-2016  海纳百客  Powered by©  山东融儿信息科技  ( 鲁ICP备16022535号-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