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老党其人
VIEW CONTENTS
海纳百客 主页 美文 友情著作 查看内容

老党其人

2016-9-28 03:29| 发布者: seausun| 查看: 65| 评论: 0|原作者: 语过添情|来自: 网络摘抄
摘要:   我有个同乡战友叫老党。老党并不是他的姓氏,是绰号。老党的绰号是怎么得来的呢?说来话长。上世纪87年老党参军入伍在新兵连集训时,连领导发现一百多名新兵中竞有一名中国共产党党员。当新兵就是党员,在部队可 ...
  我有个同乡战友叫老党。老党并不是他的姓氏,是绰号。老党的绰号是怎么得来的呢?说来话长。上世纪87年老党参军入伍在新兵连集训时,连领导发现一百多名新兵中竞有一名中国共产党党员。当新兵就是党员,在部队可是凤毛麟角的事,多数军人当兵几年也不一定能入党,挺令人羡慕的。有一次,新兵连过党员组织生活会,连领导让老党发言,老党说:“我是老党员了,受党教育多年,我一定要在新兵连做好新兵蛋子该做的工作”。老党的发言,让在场的带兵人员自叹不如,要知道他们相当一部分人还是新党员啊。从此,新兵连许多人见到老党便称呼其为“老党员”,后来,不知怎么搞的,连“员”字也省略了,直接称其为“老党”。于是,老党的“老党”称呼便固定下来广为流传沿用至今。只要是认识老党的人,不论是年轻人或老年人、同级或上级、甚至还有军师一级的首长都习惯称其为“老党”。在部队,一般上了年纪或有相当资历的人被人称呼时,才会在其姓氏前加上一个“老”字,如老张、老刘,如果年纪再长点或资历再高点,则在其姓氏后加一个“老”字,如张老、刘老,以示尊重。而老党被人称“老”时只不过是乳臭未干十七八岁的毛小伙。许多人不明就里,都以为他姓“党”,听着人们都称其为老党,情不自禁地对其刮目相看,情真意切地投去敬仰的目光。
  老党中等个头,四方脸庞,两撇浓眉下面挂着一双不大不小的眼睛,炯炯有神,蒜头鼻,下巴长着一片稀稀疏疏的胡子却刮得铮亮,一开口,声音洪亮,底气十足,很有磁性。嘴角时常挂着不算憨厚也不算狡黠的微笑,总体给人一种和蔼可亲的印象,但黝黑的皮肤和差不齐而又焦黄的牙齿给他的外观形象扣了不少的分数。牙齿焦黄是因为当兵前就学会了抽烟,而且烟瘾特大,一天少则一包多则二三包,二十年的烟龄其尼古丁沉垢之厚是可想而知的了。我曾劝他经常去洗洗牙,以拾回他给人扣除的那部分形象分,他不屑一顾,说:“抽烟有益于牙齿健康,牙齿好味口就好,味口好身体就好”。你看!真让你忍俊不禁。至于他肤色黑的问题,确实让人费解。黄种人怎么能黑到这种程度呢?犹如东南亚一带的土著人。我曾追问过他父母是否有一方是土著人,他说我胡扯。我又追问他父母是否有一方跟土著人发生了比如性方面的关系,他说我扯淡。这样的话老党的黑就没办法解释清楚了。有一次,我们几家一起吃饭,我无意间说老党最近又黑了不少,他说:“其实我身上挺白”。你看!真让你无言与对。你老党平时穿戴严整,不显山不露水的,“身上挺白”谁能看见谁能知道?我便问老党的爱人:“老党身上白吗?”,结果他爱人说:“不白,他身上也挺黑的”。其实,人长得白与黑无伤大雅,关键在于健康,老党的是健康的黑,黑就黑呗。
  老党当兵入伍时,身体比较单薄。后来,新兵训练结束时被分配到部队警卫连,高强度的训练和锻炼使他在短短几年的时光里便强壮了起来,手臂上那称做“老鼠肉”的肌肉鼓得象硕鼠背嗄绷紧。据说老党的擒拿格斗功夫也练得虎虎生威硬是了得,四五个歹徒也不在话下。是否真实就不得为知了,因为,只是听说,没有检验,眼见为实嘛!有时我还真期盼着跟他同凶残的歹徒相遇,那时,无论如何我都会动员他义无反顾挺身而出施展才能,成就他舍身救美人的英雄梦。随着时光的流逝,如今的老党已是大腹便便,虎威不再,有的只是一派福相并且变得沉稳斯文了。我常与他散步,他步伐依然稳健却动作迟缓,他肚皮先行,脚跟在后,迈着方步,一步一动,在我看来,根本起不到锻炼的作用,于是便加快脚步频率与步幅,他受不了啦,在后面喘着气咋呼:“别、别、别急,走慢点嘛”。
  老党是广东人。不是有“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广东人说普通话”之说吗?老党的普通话就验证了这一之说,广味十足,一句话十个字里能说准音的几乎没有,绝大多数字眼都带着广东语调。同老党说话交谈,你可要专心致志,否则一不留神就听不懂。即使如此,只要接触老党的人,都喜欢与他交流沟通并最终成为朋友,究其根源,可能有二:一是老党心地善良人缘好;二是觉得老党广味十足的话语有味、诙谐、幽默,令人开心。老党的普通话是黄王不分,事四难辨,许多人为搞笑常拿老党开涮。一次,部队召开军人大会,老党作为基层单位主官担任会场轮值员,由他整理队伍向部队首长报告到会人数。军务参谋统计人数后告诉他到会人数是444名(其实是422名)。老党应声说:“好”,于是跑步到主席台前严肃认真地向首长报告:“首长同志,队伍集合完毕,实到518人,请指示”。会后,部队首长感觉有点不对劲,今天除了战备值班、公务出勤还来这么多人,一定是搞错了。再三追问,原来统计人数的人想出老党的洋相,把人数改了,为难老党;老党生怕自己报数时把444人报为系百系习系人(老党的广东普通话)引起哄堂大笑,便机灵一动,也把人数改报能说准音的518人。这还了得,弄虚作假,要是在战场上还不误了战事?结果两人都受到了严厉批评。我们有时讥讽他当兵十几年普通话总说不好。他说:“我不来当兵,肯定是广东省阳春市著名播音员呢!”。
  老党对工作认真负责,扎扎实实。担任营房水电管理干部时,以身作则,身先士卒,经常带领相关人员巡查供电线路,保障部队用电安全。有一天,他驾驶着单位那辆老旧得掉牙的手扶拖拉机抢修供电线路,行驶致一个拐弯处时速度过快离心力过大,把一个前轮摔飞了出去,车辆顿时失去的控制,翻下路边一侧两米多深的稻田地里,几个人摔得七零八落,浑身臭泥,幸好只有受伤。而老党则昏迷了二天,苏醒时第一个动作是使劲掐拿自己的肌肉寻找疼痛感以便证实依然活着,说的第一句话是:我还没喜(死)啊。其实老党身上各部位的“零件”都没损坏,仅仅是掉了两颗门牙。但是,此次车祸,让老党烙下了一块心病,只要见到拖拉机就心有余悸咬牙切齿恨之入骨恨不能把整个铁家伙吞吃了。从此也不敢再开车,十几年过去了,至今仍然没有拿到汽车牌照。真是“一朝遭蛇咬,十年怕井绳”啊!
  老党爱喝点小酒。在部队时,时常邀几个部下到他家聚会喝酒,但他从不下厨房,他会像指挥他的部下一样指挥他的爱人干这做哪把饭菜做好。他同部下在酒席上是相处融洽彼此不分你我,猜拳弄码。喝兴致了、喝高了,席散人走,留下一片狼籍,他又会像指挥他的部下一样指挥他的爱人干这做哪地收拾好家当。他说这种聚会是带兵之道。当兵之人都会理解这是官兵关系融洽的最直接的体现,没人会怀疑这不是带兵之道。老党还常常参与应酬,每每有应酬时,他很会左右逢源,搞活酒场气氛,让你喝得兴致,让你很情愿喝高。他敬你酒时,你如果不想喝了,他准会说:“再喝一杯又何妨”。是啊,朋友吗!酒吗水吗!再喝一杯又何妨呢,只好喝了。
  老党爱喝茶。按他的养生之道是:抽烟多会上火,喝茶可以降火;吃肉多会积毒,喝茶可以解毒。我与老党经常在一起喝茶,在“茶不离口烟不离手”这一点上是臭味相投。与老党在一起喝茶,抽烟聊天,无话不谈。谈时事政治、国际国内新闻、社会现象、周围身边的趣事。当然很少谈论女人,老党对谈论女人时一本正经,显得不感兴趣,老党的这种态度不知是否表里如一,如是,那就太难得了。当今社会,只要有几个男人揍在一起,正经事很快就会搞定,话锋一转,有关女人的话题和黄色段子黄色笑话是滔滔不绝。这种事情,老党一般不会参与其中。
  老党讲义气。为朋友可以两肋插刀,为知己可以勇于献身。他的这般性情赢得了朋友的胜任加深了友情也得到了更多的朋友,同时也让他吃了不少的亏和难言之痛。十多年来,他为朋友借出去十多万元人民币,只收回不到一半的金额。老党有情债主无义,有的债主连人影都见不到,在信息高度发达的今天要找到债主却是那么的原始艰难。老党几万元的财富看来要打水漂。老党说:就当是义举吧!
  老党是个怎样的人?老党就是这样的人!
  老党的家与我的家仅一墙之隔,我们可以时常在一起散步、喝茶、吹牛皮,增添了许多欢乐。听老党说,他单位新分的房子已开始装修,过不了多久就乔迁新居了。
  到那时,由于相距比较远,不可能时常见面了。到那时,我仍会怀念与老党在一起的时光!  2011-07-19 00:16:0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让创业更简单

  • 反馈建议:service@hainabaike.com
  • 客服QQ:405645438
  • 工作时间:周一到周五 10:00-19:00

精彩文章,快速检索

关注我们

Copyright   ©2008-2020  海纳百客  Powered by©  山东融儿信息科技   ( 鲁ICP备16022535号-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