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看雾
VIEW CONTENTS
海纳百客 主页 美文 友情著作 查看内容

看雾

2016-9-28 03:30| 发布者: seausun| 查看: 127| 评论: 0|原作者: 司马剑雪|来自: 网络摘抄
摘要:     好久没去北滨路了,一时心血来潮,我便踱步去了北滨路。  我家离北滨路很近,顺着公路,缓步行走,仅几分钟的时间就到了。北滨路紧邻嘉陵江,公路下面有一段长约500米的观景台,防护栏砌成汉白玉状,若不 ...
    好久没去北滨路了,一时心血来潮,我便踱步去了北滨路。
  我家离北滨路很近,顺着公路,缓步行走,仅几分钟的时间就到了。北滨路紧邻嘉陵江,公路下面有一段长约500米的观景台,防护栏砌成汉白玉状,若不是下意识记住地名,恍然人是站在金水桥边。人站在观景台上,伏栏便可俯视嘉陵江了。
  数月没来这里,居然,又变了模样。数条园林式的小路,在人工培植的植物中延伸,一直延伸到江边。这个时候到江边观景的妙处,在于我不必担心一蓬蓬柳树下的石凳上,坐着一对对亲昵的情侣;不必担心在我还没走到江滩前,芦苇丛旁的草地早已被人迅速占领。我可以慢慢的走,静静的走,放松心态,让江边的芦苇、野草的绿,沾染眼帘。
  独自一人坐在江边礁石。河道已没了秋天的枯瘦,江面宽出了几十米,江水蓝茵茵的,不见奔流。古人说,渊生龙,水生烟。龙这种图腾是看不见的,水生烟倒是能够见得着的。在重庆看雾也不是稀罕事,无须去掂记,每年冬、春两季,浓雾不请自来。想必与长江、嘉陵江有关,与连绵不绝的丘陵有关。这时,我才看见江面上早已生成了雾气,如缥缥渺渺的纱,在江面上弥漫,朦朦胧胧的望不见对岸。对岸的高楼,在雾色中隐隐约约,如海市蜃楼一般。
  人生如雾。在我童年的记忆中,没有雾,有雨,有阳光。特别是夏天,当火辣辣的太阳射在江面上的时候,我早已和几个小伙伴赤条条地在江边扑腾了。那时,木帆船还没绝迹。若是遇上木帆船驶来,看见船上撑篙的船工。于是,几个小家伙跑上岸来,在沙滩上又蹦又跳,嘴里高喊:“船老板吃的是啥子?”自问自答:“红苕!”遇上船工故作跳水状,几个小家伙抱起背心、裤衩就跑。跑上一段路,又停了下来,恶作剧地回首看着船上:“你来追噻?你来追噻?!”待木帆船渐渐驶远时,几个小家伙又一个猛子扎进江里。快乐就是这么简单。随着时光的推移,人也渐渐长大了。孔夫子说:“成人不自在,自在不成人。”若是放在今天,我能再扯起嗓子喊出这样的歧视性语言,我肯定是疯了。成人就是装出一副饱经风霜的常态,摆出一副体面的举止,说一番自以为是经典的语言。越是这样,人与人之间仿佛隔着一道雾,看不清对方,也无须看清对方。当然,人也变得敏感,常常为一些小事触动神经的末梢,头发丝也能长出忧郁,心也有些累。时时想来,又大可不必谨小慎微,不妨变得有些迟钝力,在内敛中麻木自己,或许那些隐约的纠结会离人远点,快乐也就近点了。人生的常态,隔着雾,无须要求完全的真实。
  情爱如雾。我坐在江边的礁石上,江面很静。几个水鸟时不时地飞到水面上,嘴啄入水中叼起小鱼来,然后,张开双翅飞扑进芦苇丛中。这一只只水鸟,很像是动物的信使,给这雾色的江上凭添了几分生气,有一些朦胧诗的意境。男人是雾,女人是雾,因情生爱的男女是雾。彼此都不去走进对方,占据着彼此的心灵,只需一点点挂牵就足够。一位网友说过,写作是孤独的,孤独地走进意念中的别人的内心世界,寻找某些人生的交融点。作家海岩的言情剧,男女主人公爱得死去活来。旁观者哭得一塌糊涂。海岩却说:写美好爱情的人,自身生活一定是枯燥乏味的。小说的情节,仅仅是作家的憧憬。活在别人的情景中的人,才会去演绎那些催人泪下的细节。其实,不必强求太真实,现实的状态往往缺乏浪漫,缺乏想象,缺少一双水鸟一样的翅膀。雾色迷离,男女在各自如雾飘飞的心灵中,找准自己的位置。
  一位北方的女教师在网络上说过这样一句话:你是粉笔,画一条平行线;我也是粉笔,画一条平行线。不管这条平行线画多远,我们永远也不会交叉。不交叉,就会产生距离。看不清远方的脸庞,人才会有所幻想,有一种朦胧的情。 2011-07-19 00:12:21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上一篇:友情如茶下一篇:男人,女人,网络

最新评论

让创业更简单

  • 反馈建议:service@hainabaike.com
  • 客服QQ:405645438
  • 工作时间:周一到周五 10:00-19:00

精彩文章,快速检索

关注我们

Copyright   ©2008-2020  海纳百客   ( 鲁ICP备11035712号-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