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那山那水那人
VIEW CONTENTS
海纳百客 主页 美文 友情著作 查看内容

那山那水那人

2016-9-28 03:31| 发布者: seausun| 查看: 156| 评论: 0|原作者: 李玉洋|来自: 网络摘抄
摘要:   星期天,梅背起画架独自一人走进大山的怀抱。  正是明媚娇艳的三月天,处处是绿的树,青的草,红的花,清的水,啼的鸟,舞的蝶,组成一副绝妙的画图,让每一个人都感觉到世界上生命的旺盛,人生的绚丽,希望的 ...
  星期天,梅背起画架独自一人走进大山的怀抱。
  正是明媚娇艳的三月天,处处是绿的树,青的草,红的花,清的水,啼的鸟,舞的蝶,组成一副绝妙的画图,让每一个人都感觉到世界上生命的旺盛,人生的绚丽,希望的灿烂。
  梅走走停停,看看画画,陶醉在大自然的神工鬼斧的杰作里,不知不觉走入一段林深石怪,草长花明的陡坡。梅不小心,一脚踏空,朝坡下滑去,画架也抛入花草丛中。陡坡虽陡,但并不高,三五米的样子。坡下是一条小溪的回湾处,小溪的水很浅,半尺有余,清澈滢滢。可这回湾处由于下雨水大二冲成的一个沙坑,水深也不过二尺左右。因为坡陡且上面花草茂密,站在坡上是看不到近处溪水的。梅向下滑的速度很快,又因为坡不太高,她还没有反应过来已滑落入了水里。但是,梅的双脚落入水里的同时,感觉被什么一下子拦腰抱住。梅侧过头一看,抱住自己的竟是一个宽胸厚肩赤裸全身的男人。梅大吃一惊,脸刷地一下红了,本能地抬手照男人脸上一巴掌;男人的头向后一仰躲过了,双手随之一松,梅落入冰冷的水中。
  山里的男人,每到日暖花开的时候,就像冬眠的虫子苏醒一样,只要感觉身上不舒服,会在晴郎的中午,一个人到小溪僻静的回湾处洗个冷水澡。有时,年轻的媳妇也会三五个接伴去小溪里洗澡。媳妇们洗澡前,先将身上的红褂子,花褂子脱下来洗了,晾在高一点的树枝上,然后像男人一样脱得一丝不挂地嘻嘻闹闹下水,搅得水花四溅。当地人路过老远看见晾着的衣服,知道是女人们在洗澡,会绕路而走。小溪的水很浅,回湾处也不过齐胯深,依然清澈见底。水中一群群不足一寸的小鱼清晰可见,围着人穿来穿去,赶也赶不走。男人常常会顺手在水里摸一块石头当枕头,仰面朝天,伸开四肢躺着,形成一个大字。男人一边看着天上的白云,听着林中的鸟鸣,闻着四周的花香,一边让鱼儿在身上啄来啄去,痒痒的爽感而惬意的痒;有时,鱼儿也会啄的很痛,疼疼的,抚爱而回味的尖尖的疼,于是,男人扭动一下屁股驱赶走鱼儿,又一动不动地躺着。男人正静静地躺着享受鱼儿的爱抚,忽听坡上哗哗响,扭头一看,见一女子从坡上滑下来,猛地翻身起来,在梅双脚落入水中时抱住了她。这是男人的一瞬间的反应,决没有半点邪恶的想法。梅那一巴掌虽没有打在男人的脸上,男人的脑子却一下子清醒了,想到自己一丝不挂,脸也红了,急忙后退几步,蹲在水中。
  梅从水里爬起来,喷出一口水,慌忙向坡上爬去。也许太慌乱,梅刚爬两步,又一下滑入水中。男人不自主地伸出两只大手想扶,却直直腰又蹲下了,呆呆地望着惊乱的梅向坡上爬去。
  好在水就是齐胯深,梅爬上坡,在草丛中找到画架,急急往回跑。梅全身都湿透了,冷凉的山风一吹,紧紧裹在身上的衣服更加冰冷。梅浑身打颤,牙齿咯咯响。梅跑了一段路回头看看,男人并没有追来,放心了,便在一块背风向阳的大石头旁丢下画架,抱着双腿晒太阳。
  “妹子,”梅正寒抖抖地晒着太阳,忽听有人说话,抬头一看,一位丰满端庄虽不漂亮却极耐看的年轻媳妇站在跟前,她手里抱着一叠衣服正看着自己笑。年轻媳妇说:“俺当家的说你掉到河里了,让俺拿一身衣服给你换换。你们城里人不比俺们山里人,金贵得很,会感冒的。”
  梅谢了年轻媳妇,接过衣服背对大石头换了。衣服显然是年轻媳妇的,梅穿着有些肥大。梅看看自己又看看年轻媳妇,笑了;年轻媳妇也笑了。
  年轻媳妇说:“晌午了,到俺家吃午饭吧,俺来时,当家的正捉鸡杀呢,”
  梅说:“这怎么好意思呢。”
  年轻媳妇说:“没啥,自己家养的鸡。”
  梅谢道:“太麻烦你们了!”收起换下的湿衣服。
  年轻媳妇笑道:“不麻烦。”帮忙拿起画架下了山。
  此时,梅又不由得回头看一眼:山中的阳光更加绚丽温暖,山中的春意更加浓郁醉人。 2011-07-19 00:11:08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让创业更简单

  • 反馈建议:service@hainabaike.com
  • 客服QQ:405645438
  • 工作时间:周一到周五 10:00-19:00

精彩文章,快速检索

关注我们

Copyright   ©2008-2020  海纳百客   ( 鲁ICP备11035712号-5 )